京冀三市共建密云水库生态小流域
【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三市共建密云水库生态小流域

  京城东北,燕山连绵环绕一盆净水。

  作为北京最大的地表水源地,密云水库的汇水面积却有三分之二在河北。上游来水是否清澈、充足,关系着北京的供水安全。

  为护清水下山,净水入库,北京市和河北省启动了首个合作共建水生态项目:在上游的张家口、承德两市五县共建22条生态清洁小流域。

京冀三市共建密云水库生态小流域

  深山绿谷护京城“一盆水”

  密云山区,大大小小的沟渠溪涧总共有123条,最终都汇入密云水库,成为本市的饮用水源。

  早在2003年,本市就启动了以保护水源为中心的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杨进怀介绍说,小流域治理的具体措施多达21项,不仅包括封育保护、湿地恢复、河道清挖等生态措施,更从调节人的生产生活入手,进行污水处理、梯田整治、改造旱厕。

  密云东部的荆子峪小流域就是其中之一。日前踏访荆子峪时,草木尚未回青,但满山遍野碗口粗的密林,让人不难想象出满目苍翠的夏日景色。

  十多年前,这山上可是稀稀拉拉没几棵树。“只要碰上势头稍猛的大雨,山上的土就哗哗往河里陷。”67岁的赵常满世代居住在庄头峪村,他描述着这片山头从前的样子。当时,村里家家户户在陡坡上开田种粮。村外的小河总有些浑浊,卷着泥沙流向下游3公里处的密云水库。如今,陡坡被修整成梯田,再也不怕雨水冲刷,流域森林覆盖率超过九成,从根本上遏制了水土流失。

  越来越多的深山绿谷涵养着北京最重要的水源地。近年来,密云水库周边近百条小流域都恢复了生态清洁。

  2014年底,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为打破生态治水的行政区域壁垒创造了机遇。本市水务部门随即把治水目光投向了密云水库上游——河北省的张家口和承德两市。

  张承治水同用“北京标准”

  京冀山水相连。展开一张区域地形图,就能清晰地看到密云水库的两大支流:潮河与白河。它们都发源于河北,分别流经承德、张家口,最后自东西两侧注入水库。

  水务部门数据显示,密云水库1.6万平方公里的水源涵养区,其中约三分之二在河北省。每年春秋两季,赤城县云州水库还会开闸放水,补给密云。“上一次放水是在3个月前,总共向北京输送了1500万立方米清水。”张家口市水务局副局长王登月说。

  京城“大水盆”里盛着河北来水,但上游的水土保持状况却并不乐观。就拿赤城县来说,有“八山一水半分田”之称,山多坡陡、暴雨频繁,虽经多年治理,水土流失面积仍有1.37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县的30%。

  因此,要保证“清水下山、净水入库”,光靠北京保水固土显然不够,需要两地三市合作共治。

  2014年11月,北京市水务局和河北省水利厅联合编制了《河北省密云水库上游承德、张家口两市五县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规划》,将利用3年时间,在承德市的丰宁满族自治县、滦平县、兴隆县以及张家口市的赤城县和沽源县,建设22条生态清洁小流域,总面积达到600平方公里。

  不论是资金投入、治理措施,还是成果验收,“北京标准”都将原封不动复制到张承地区。河北省水利厅水保处处长李树槐介绍说,以资金为例,2015年北京每建设一平方公里小流域要投入65万元,高于津冀地区。京冀共建的小流域也参照这个高标准,每建设1平方公里小流域,北京市拨付一半资金即33万元,其余资金则由河北省政府统筹安排解决。

  已建成50平方公里小流域

  赤城县东南12公里,柳林屯小流域方圆14平方公里,散落着柳林屯、双山寨两个村,357户人家。

  登上柳林屯的野山举目眺望,数百米开外就是白河,河水结冰,银光闪烁。“你看,山和村子都离白河这么近,任何扰动都会影响到水质。”王登月说,根据“轻重缓急”的治理顺序,与白河咫尺之遥的柳林屯,成了京冀合作共建的第一批生态清洁小流域。

  2016年8月,山谷之间筑起8道铅丝石笼,荒坡上,数万个鱼鳞坑圈住雨水,种下了350公顷水土保持林。“树木根系在地下连成网状,能保水固土。哪怕遇上大暴雨,洪流裹挟而下的泥沙也会被铅丝石笼拦住,不会流进白河。”赤城县水保站站长赵振华介绍说,短短半年的建设,流域林草覆盖率就由35%提高到70%,每年减少水土流失2.17万吨。

  下山进村,户户白墙红瓦,2016年秋天刚铺好的水泥路面结实平整,走几步就有一个垃圾箱。随意推开一户农家的大门,发现,旱厕已经全部改成水厕,家家户户还新修了污水收集管网。村东头,一座小型污水处理站3月份就要投用,每天能处理30立方米生活污水。

  如今,张承地区已经有50平方公里生态清洁小流域完成了建设,350平方公里完成初步设计,正在进行招标。2017年,北京市与河北省共建的600平方公里生态清洁小流域将全面开工。(朱松梅)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