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冀587亿元投向曹妃甸试验区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7-01-26 09:04

【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河北告别“一钢独大” 发力高端装备制造 京冀587亿元投向曹妃甸试验区

  为了京津冀三地的环保大业,河北去除钢铁过剩产能也是“蛮拼的”。据悉,受益于京冀产业协同发展,河北2016年先进装备制造已超越钢铁,上升为第一大支柱产业。

  在2017年京冀产业协同发展联席会上,北京市经济信息化委主任张伯旭透露,京冀联手打造的北京(曹妃甸)现代产业发展试验区,将高端装备制造列为了主导产业,城建重工专用车及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中恒复印材料等15个项目已签约落地,涉及总投资587亿元。

  停产高炉为钢铁产能降温

  2016年底,河钢集团宣钢公司一座450立方米的炼钢高炉停产。随着这位黑黢黢的“钢铁巨人”熄火冷却,当年曾目睹一炉炉钢水顺利流出的工人们,洒下了不舍的泪水。伴随着寒冬里呼啸的冷风驱散雾霾,河北省过热的钢铁产能,也正在合理降温。

  “这座高炉每年产能约52万吨,对于宣钢的发展是有过功绩的。”宣钢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停产后工人们都会关心自己以后往哪里分配,目前宣钢已经在大力发展非钢产业,成立了非钢事业部。如今,宣钢用钢渣开发出的便道砖,已经成功应用在了多地市政道路建设。

  2016年7月,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北厂区也扔掉了全部“家当”。国丰钢铁北厂区的3座450立方米高炉、2座50吨转炉和1座40吨转炉,在连续的几声巨响中被彻底拆除。

  据了解,2016年河北全省拆除封停转炉24座、高炉33座,压减炼钢产能1624万吨、炼铁产能1761万吨,分别占国家下达任务的198%、169.5%。而在2017年,还将再压减炼钢产能1562万吨、炼铁产能1624万吨。

  多年来持续领跑全国粗钢产量的河北,钢铁总产能到底有多高?2014年的数据显示,河北全年粗钢生产1.85亿吨,超过了欧盟28国的总产量。但高炉林立的环境代价,是京津冀地区成为空气污染重灾区,全国空气最差的10大城市中,河北就占据了7席。在供给侧改革和京津冀生态环境提升的双重压力下,河北迈开了产业转型的艰难步伐,成为全国钢铁去产能的主战场。

  2016年,河北省产业结构终于有了可喜的变化。河北省统计局披露,2016年河北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完成11663.8亿元,比上年增长4.8%,其中钢铁工业增加值下降了0.2%,装备制造业则大幅增长了10.2%,二者此消彼长的态势已经非常明显。

  从利润贡献、主营业务收入增速、盈利水平、吸纳就业人口数量等方面看,装备制造业在河北省工业经济中的支柱作用正进一步凸显,汽车制造、城市轨道交通设备制造、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计算机电子元器件制造等亮点纷呈。

  产业对接发力高端装备制造

  为了带动河北发展清洁工业,北京一大批优质项目正加快与河北的产业对接。继北京现代沧州新工厂投产之后,北汽福田的重型机械制造业陆续转移到张家口,多家生物医药公司也纷纷将生产制造环节转移河北。

  在这场产业大迁徙中,北京四方继保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也取得了成功。作为国内继电保护行业的开拓者,杨奇逊院士带领四方公司的科研团队,研制出了从1000千伏特高压继电保护到380伏低压配电保护控制器等系列产品,涵盖了发电、输电、配电、工商业用电的整个电能传输链。到目前为止,四方公司占有国内继电保护行业两成以上的市场份额。

  “作为北京市先进制造业的代表,我们已经把主要生产线转移到了河北,北京市基本只留下总部。”四方公司总裁助理何鹏说:“这次产业转移已经实现了双赢,迁到河北后我们的相关产值增加了至少二十亿元以上,人工等多项成本也得以降低,产品竞争力也提升了。”

  与此同时,“瘦身”的河北钢铁产业正快步走上高附加值的新路。

  2016年9月,一列火车满载600吨用于制造大众汽车变速箱的高端齿轮钢,缓缓驶离河钢集团石钢公司货场。从2015年12月通过德国大众汽车总部供应商资格审核至今,河钢集团石钢公司完成了与大众汽车变速箱加工厂家的各种工艺“磨合”,此钢种供货量已接近2000吨。这是德国大众汽车总部首次用上“河北钢”。

  瞄准中高端市场、面向中高端客户、培育中高端产品。河钢集团提出,去产能不仅仅是在规模上做简单的“减法”,更是要在优化产业结构上做更高层次的“加法”,提高市场竞争力。(赵鹏 杜柏桦 孙明鹏)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