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文脉贯东西

来源:北京晨报 日期:2018-04-10 11:06

【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一线文脉贯东西

  坚持 几十年与老城道路红线“较劲”

  提起朝阜大街,77岁的杨振华首先提到的就是“道路红线”。从大学毕业分配到规划部门一直到退休,几十年来,他都在跟老城道路红线“较劲儿”,“我认为包括朝阜大街在内北京老城区的几条主要干线,道路红线都应适当压缩到原来的宽度。”

  杨振华1957年进入上海同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学习,“那个时候就提到旧城内道路不能随便破坏。”1962年他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城市规划管理局,从事城区规划设计;1986年,北京城市规划设计院成立后,杨振华在此一直工作到2000年退休。

  其实早在平安大街改造时,杨振华就极力呼吁,不能随便按照总体规划的要求将道路拓展到60米。“两边拆完后就没有古都的味道了,而且也不一定能解决交通问题。所以后来平安大街只拆了半条,特别是南边的部分,没有拆到规划宽度。正因为如此,平安大街两边盖起了一片‘临时性’的房子。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成功的做法。”

  遗憾 东岳庙拆掉山门“露出牙齿”

  上世纪90年代,北京市就把朝阜大街定性为“古都文化一条街”,九三学社从90年代中期开始针对朝阜大街进行专题调研,杨振华因担任政协西城区城建环保委副主任,着重对西段进行了调查。随着城市不断发展,阜成门内南侧建成了金融街,杨振华又专门就金融街的空间拓展问题、特别是对位于金融街北邻的白塔寺地区进行了深入调查。“那时候说到旧城保护,就离不开大拆大建。”杨振华说,建设与保护相互协调还是一个老大难问题。突出表现在道路规划红线制约了文物保护单位的完整性。例如,朝阜大街东段的东岳庙是规模宏伟的道教寺庙,但朝阳门外大街规划60米宽,其山门正好在道路红线之内,山门被道路冲掉,钟鼓楼暴露在街面上,整个山门的完整性被破坏。“这就好比嘴唇没有了,牙齿都露在外面了。”

  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城建委针对朝阜大街进行的调查报告指出,沿大街18个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有14个位于道路北侧,大部分门脸均在现定“规划道路红线”范围之内,如阜成门内大街规划红线宽60米,白塔寺山门在路内8.5米、历代帝王庙10米、广济寺17.5米、西什库教堂15米……若按现行规划道路红线宽度建设,大部分文物单位完整性将受破坏。

  “所以我在做朝阜干线规划的时候,就特别提到总规中的道路红线,一定要适当压缩到道路以前的宽度,不到30米宽。”杨振华说,并不是道路两边有古建筑就叫古都,它的尺度是很重要的。“特别是老北京城,它的道路宽度以及周边建筑的高宽比例都是有研究的。”

  杨振华如今退休十几年了,却一直没有停止对朝阜大街的关注。让他欣慰的是,新版北京城市总规中,多年提及的“旧城”没有出现,而是首次提出“老城保护”的概念,并确立了坚持整体保护的十个重点,其中就提到“保护原有的街巷胡同格局”。但他还是认为稍有遗憾:建设要纳入依法治市的轨道,但北京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来评估、认识、规划,仅是近十余年的事,而城市总体规划的框架及与之配套的条例法规有些已沿袭了更长的年代,从平安大街的改建实践及朝阜大街的几次研讨座谈来看,适时修订、检讨现行的相关法规已刻不容缓,只有这样,朝阜大街的建设方可走上依法的正规道路。“我仍然建议,从总体规划的立法层面上调整老城里的道路红线系统,把老城几条主干道的宽度适当进行压缩,这样才可以说没有后患。”杨振华说。

  观点 “朝阜大街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故事”

  在北京市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杜立群看来,2000年以后,朝阜大街的历史风貌保护方面有了很大进展。北京市规划委在全球范围内征集朝阜大街和中轴线城市设计方案,2002年经多方国际方案征集,形成了朝阜大街的城市设计。朝阜大街城市设计方案对整条街道所具有的历史文化内涵进行了深层次研究,特别对阜成门内大街两侧、西什库教堂地区、五四广场和朝阳门内大街等地区做了重点研究,并进行统筹规划,以使该大街成为具有北京传统文化特色的城市景观带。

  在这一时期,不少单位撤出文物建筑,比如国家文物局迁出北大红楼、159中学搬出历代帝王庙。杜立群说,近些年北京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体系也越来越完善,过去只重视保护一些文物建筑,逐渐又开始重视近现代建筑、工业遗存保护等,丰富了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

  2014年2月和2017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北京,都提出了保护好北京历史文化“金名片”的要求。在新版北京城市总规中,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工作占到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未来北京市老城保护工作中,也确立了坚持整体保护的十个重点:保护传统中轴线、保护明清北京城“凸”字形城郭、整体保护明清皇城、恢复历史河湖水系、保护四合院传统建筑形态、保护原有的街巷胡同格局、严格建筑高度管控、保护重要景观视廊和街道对景、保护老城传统建筑色彩和形态特征、保护古树名木及大树,细致而明确的要求,使老城的整体格局、传统风貌更加清晰。

  2017年,“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在北京全市展开,目的是调整和优化首都城市结构,实现空间、产业和功能重构。专项行动内容之一是封堵民房非法“开墙打洞”,并着力恢复古都风貌,朝阜大街沿线的胡同风韵正在一点一滴找回来。

  不过,杜立群认为,朝阜大街在历史文化的挖掘、街道空间的处理和公共生活的融入等方面,还有很多文章可做,“朝阜大街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故事。”另外,也有一些值得探讨的地方,比如,明确街道的定位,统一认识,避免规划中的功能混杂;同时,街道公共空间的营造要注重整体性,从这一点来说,美术馆到朝阳门之间的路段表现的比较明显,整个街区完全变成了宽敞的交通要道,没有了历史街区的文化气氛,公共空间的处理和“最美街道”本身的文化价值不匹配。

  再比如,像西四、东四牌楼等历史文化景观要不要再重塑?也存在不同的观点,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杜立群认为,无论恢复与否,通过大家的讨论来逐步建立一种老城价值观的整体认识和提高,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记者手记 老舍笔下“最美大街”回来了

  老舍先生在《骆驼祥子》中曾经借祥子之口这样评价过这条街:“这儿什么都有,有御河、有故宫的角楼、有景山、有北海、有白塔、有金鳌玉蝀桥、有团城、有红墙、有图书馆、有大号的石狮子,多美,多漂亮。”

  “最美大街”除了因沿线诸多景点而美丽,自身也应成为美丽的一部分。然而,数十年来“最美大街”的风貌受到了威胁和破坏,各式线杆和指示牌显得杂乱无章,“开墙打洞”带来污染、拥挤、安全等一系列问题……2017年,北京市启动“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治违力度空前。如今沿着阜成门往东,看到的不仅有俯拾皆是的名胜古迹,还有封堵“开墙打洞”,拆违建绿,以及胡同里正在修缮的门楼和影壁。随着整条大街沿街“开墙打洞”得到综合整治,低端业态疏解等组合拳的实施,北京老城胡同的风貌正在逐渐明朗,老舍笔下的“最美大街”也在回归。春暖花开之际,您不妨上街瞧瞧去。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首都之窗”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